EchoShmily

辣子鸡堆放处!

2016-05-08

和发小F的约会记事

8月22日 2012年

昨晚偶然接到小学同学F的电话。
快十年没见了,听到声音差点没出认来。
F说:“明天请你吃个饭吧。”
听到这里,我笑了出来。不用这么客套吧,总觉得有些生分。于是俺就说:“不用这么客气,出去玩玩没什么,不用你请客。”
F笑说:“没关系,这没什么的。”
听到后俺想了想,之后就答应了。
快十年没见了,F这家伙应该工作了,记得小学升初中时,俺这个人从来就是狗屎运超旺、桃花运超衰,学习不怎么努力,成绩平平。人送外号捣蛋。
那年的升学考试完全靠一个字——蒙。
于是蒙了个130多分。恩这是两门科的成绩,小学那会就考语文and数学。还是小学好混啊,遥想之后的初中and高中,考个7、8门,考试搞的就像烤羊肉串——一串不够再来一串,还没想象中的好吃……
额,回正题。记得当时的重点班录取分数是121.5,So 俺算是考到了人生的第一个重点班。
诶,人类总是说要人人平等,教育需要平等。但人类又总是弄出一堆A班、AA班、AAA班、精英班、实验班 and so on……
打着平等主义的旗号干着阶级主义的事,这就是中国的教育现状。这种现状更是应了邓老爷的话——从娃娃抓起。
俺从来狗屎运,于是进了1班,传说中的尖子班。好吧,小学密友Y比我高十分,but她在三班。记得那时她得知时脸色不太好,三么,再怎么看也没一好看,怎么看怎么三级……
其实,人类总是太过于看重数字,尤其是一。在我眼里,三和一一样,都是数字。要说喜欢,我更喜欢三,尤其是在说压岁钱的时候!
F差几分,不在重点。当时,对于此我有点为她感到不幸。诶,俺就一保守阶级思想迫害的死小孩。
小学的分班,就像大学的分手,该断的都断了,你说不该断的还能不断么。于是,就在没联系了 TAT。之后就俺完全屈服在班主任老师的极端阶级主义以及高压政策下了……
So,我非常本分的参加中考、之后上高中。上高中么,图的就是高中,不过后来证明:大多数的俺们不是上高中,而是被高中上了……
于是俺挣扎在高中和高中之中……为的就是有朝一日的高中……
蛋疼的青春就这样被高中上了!
高中高中高中一定要高中啊!在N多高中围绕下,俺终于高中了。
填报志愿,相当脑抽地在点的一瞬间改了一个学校。于是俺就滚到那学校去了。事实证明,很多时候事故都是发生在脑抽之后,so 俺中招了,而且还是脑残地填了自己高中一直和死党说的就算是死也不会去的物理学院。
诶,都怪自己太小太不懂事,经不起面积的诱惑。好吧,俺承认,俺是被那所大学的面积诱惑了。大啊,灰常的大啊,去了才知道难怪吧学校面积写就差没写千分位了,敢情面积大才是这所大学的优点……(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俺再也不敢对母亲大人不敬了。俺是个吃里扒外的坏银!素坏银!)
人生么,不如意十之八九。不都说自古才人命多舛么……于是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于是一切照旧。俺不是个会反抗的人,虽然骨子里逆骨N多,但这么多年的压迫早就敢怒不敢言了,好吧自我鄙视一下。
就这样,俺现在20了,么工作、么房、么车、吃父母之俺是米虫俺对不起党对不起社会对不起群棕,而且俺还素大学生。
——尼玛,知道现在最不值钱的两样是神马么。
——大学生……以及还是大学生。


————————俺是昨天and今天以及自我回想到此为止只喜欢看吐槽的童鞋请出门左转之后就我和F的流水账的分界线看不明白的出门右转走廊上罚站谢谢啊————————
So,今天。
昨晚回想的太伤神,诶,真的太伤神了,简直是黯然神伤神伤黯然啊!于是俺失眠……
………………
好吧,俺承认是看小说看得太晚……
于是早上一醒来,额该吃午饭了都。
诶,堕落啊堕落啊堕落啊堕落啊……
自我批斗之后,起床、吃饭、背单词。作为一个中国人,俺表示很惭愧。如今热爱英语的势头居然高过母语,甚至学习鬼子语言的势头都强过可怜没人爱的中国话……别说俺媚外,尼玛还没崇洋呢!
2点多的时候,接到了F的电话,说2点半在我俺楼下见。
早早的俺就下去了。两条老爸上司赐的小狗一见俺就扑了过来,展开了强烈的口水攻势,为此俺心情好到爆。果然是自家银,肥水不流外人田!
2:30
F出现在我家门下。亭亭玉立,小包斜挎,撑着小伞,着实把我小小惊艳了一下。
我有些兴奋地跑了过去。两人之间没有想象中的生分,这点让我很高兴。
在这个什么都会变的时代,毕竟还是有些东西不会变的。
一路走到公交车站,她问我现在在哪。
我说:读书。
她笑笑:读书好啊。
我也笑了:我都不知道以后要干什么。
总比我好的多,她说。
我沉默。
到车站,等公交。我俩的话匣子就开了。F说她有找过我,她以为我搬家了,因为我家的灯很少亮,打电话也没人接。
我说是因为我上学,父母又工作,所以家里很少有人的缘故吧。
她说这次想起打我家电话只是试试,没想到还能找到我。
为此我有点伤感。时光飞逝,还是带走了一些东西。比如回忆,再比如,那些一去不复返的童年。
不过,能重逢。我不得不感谢上苍。老天也并不是那么吝啬的,他总会在意外的时候给你更加意外的惊喜。
F说小学同学里有些都结婚了,甚至有的都有孩子了。为此我是知道一些的。只是当F提起他们的名字,回忆就像开闸的洪水,倾泻而来,我有点被冲昏头了……
于是我只是默默听着,偶尔冒出几句也就是——他是谁。又或者她是谁?
快十年了。那段时光离开已经快十年了。十年。带走的是什么,给我的又是什么,我默然。
小学同学中很多最后都没念书了,F笑着说她也不是读书的料,初中念完就读了卫校,10年工作。前段时间在HZ医院工作,最近才回来的。
我问那里好么。
她说肯定比在CZ好啊。
也对,HZ再怎么说也是个大城市,相比于一个中小城市,机会总是多些,待遇当然也好的多。
我不明白,既然好那为什么还回来。她笑了笑:要是嫁到那里就不回来,否则就回来,老妈说的。
我笑了,问有男友么。
她摇头,反问我。
好吧,我承认有。她接着问是学校的么,我说是高中同学。
她笑了:我挺向往大学的生活和恋爱。
我同她说,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大学里的恋爱我总是排斥,总觉得那种恋爱带有一种目的性质,让我很讨厌。
她有些吃惊:都说大学的恋爱很纯净,没那么现实。
我也不明白是什么让我有那种感觉。
公车来了,于是上车。
我以为我不晕车了,所以和F一同坐在最后一排,可是结果在车上我觉得有点不太舒服。
诶、人总是这样,总以为自己不会再放错,可是结果却是一错再错错上加错。我不得不承认,认为自己不再晕车、这种想法是个绝对的错误。不过幸好我Hold住了,临下车之前都没有让自己错上加错。
步行至有意思,她叫我点些吃的。
F很熟练地快速点好吃的,我还在那里磨蹭地看菜单。
又是菜单。
最讨厌菜单,每次在学校食堂点餐俺最头疼的就是点餐。选择这种东西我最不擅长,记得以前考试,俺丢分最多的就是选择题。才四个选项就已经让我头大,何况现在有这么多的选择……
排在后面点餐的人有些急了,So点了柳橙果奶还有薯条,还好这两个应急点的还蛮合胃口。
有意思里空气不是很好,主要是有人抽烟打牌。F说因为这里不赶人,就算你点杯汽水都可以坐一下午,所以很小年轻都来这里打牌。
诶,我叹气。表示那些糟蹋了一个环境还算优雅的地方。
F笑着说她以前也常和朋友来这打牌。说她有一次和朋友来这里吃完饭后有点想打牌,没带扑克,不过居然在桌子夹缝里摸到了一副。应该是别人想下次来继续的。
于是俺下意识弯腰低头看桌下的夹缝。
F大笑,我跟着笑起。
我问她近况和工作。她说并不如意,医院挺黑,护士没人权,被打只能忍气吞声,遭人恶意投诉也只能等着挨批。
我有些难以相信:被打?
F脸色不太好,苦笑:不是我,是同事。还是因为医生的失误。因为流程上没和护士商量好,医生以为原本抽过血的患者血没抽,就让护士抽血,护士说抽过了,医生说按流程让她再抽一次。没办法,护士只好再抽一次。那患者原先也同意了,只是抽血的时候在打电话,应该是抽疼了,于是就操起热水瓶打起了护士……
这……这病人也太没素质了!我惊呼。
更让人心寒的是领导。F说,领导还要护士道歉,还骂了她一顿。
我震惊。这就是现实么。看来我在学校的温床里生活的相当如意,那些所谓不如意不过无关痛痒。
F无奈地说,所以想转行。
她说她现在念电大会计,她深刻明白了在这社会文凭真的很重要。自己的这份工作还是托人找关系才弄到的,现在的医院都是非大专不要的。
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明年就将到手的薄薄的那张纸,还是挺有用的。
人类就是这种奇怪的生物,热衷一切纸质品——钱、证书、文凭等等。却残害树。
看着她,我有些恍惚。
时光荏苒,流年似水。还记得那些年,她总是来我家楼下喊我一起上学。一路上三五成群,有Z、有Y还有其他住在一块儿的玩伴,我们一起嬉笑怒骂打打闹闹,一起抄作业,一起在我们的小基地里写作业、跳皮筋、追步子、玩校长游戏……
回忆的画面就像照片闪过脑海,怀念欣喜之余,伤感却爬上心头。白驹过隙,一晃眼,我已经20岁了。那些七八岁光景时的岁月,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突然想起一首歌的歌词:我知道,有些事有些人,停留在发生的那天不肯走。看时光的残酷,舍不得被遗忘……
我有些伤感,心思细腻的摩羯不羁的表面下,总有颗敏感而脆弱的心。我掩饰性地东张西望起来。
这时餐点上了,是我随便点的柳橙果奶。原本以为会很甜,结果喝起来酸酸的。
这时F说起小时同学的近况。
Z在门诊上班,W结婚了,Q开了家美容院。
Q?有些熟悉的名字,但我想不起她的脸了。我有些迷惑的问她Q是谁?
Q就是家里很穷,小学我们还给她捐款了,还有她的作文上过日报的那个女生啊。F详述。
脑中浮现一张脸,于是点头,表示想起来了。
她混的还不错,听说她男人挺有钱。F喝着雪碧说道。
我笑笑,继续吸着果奶,这时F问起我男友,问他怎样。
就那样吧,反正对我很好,他很爱我,他喜欢我带今年一共三年。我回答。
你喜欢他么。她笑道。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对于爱情,我是个胆小鬼。害怕交付真心,因为害怕受伤。所以爱与被爱,我是一定会选择后者的。
我有中度强迫症加精神洁癖,总是做着不知道问什么要去做的事,总怀疑一切。眼里容不得杂质,一点点的刻意在我眼里都会放大。还是个极端完美主义。爱情里,我容不得一点点的杂质,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是个同性恋支持者的原因。我想,这也应该是我会接受他的原因。
他真心喜欢我,我明白。因为高三的那一年里,他是我同桌。我总是压榨他抢他早点,欺辱他骂他死鱼眼,命令他让他帮我打水买早点。
高考结束我高中了,于是继续求学。当时听说他复读了,之后一年断了音讯。
去年八月,他在高中群里找到我的QQ,留言说喜欢我。我有些懵,不明白他为什么喜欢我,我直接说:你是受虐狂么?
他只是发个汗的表情,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我。
我没有回复,只是给了他手机号。之后他每晚定时一条短信,简短的道晚安,长的有时是笑话。
我想他是真的纯粹的很喜欢我。今年八月,他摊牌,说要我做他女友。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我简短地向F叙述。
F说我很聪明,她说聪明的女人会选择爱自己的男人。
我笑着摇头,没说话。
我知道这并不是聪明,而是懦弱。因为分辨什么是真心什么是假意太难,这个世界并不是什么都是等价交换,起码爱情就不是。真心往往不一定能换回真心,与其失望,还不如一开始就坐守一个人对自己的真心。毕竟真心太难得了。
餐点全都齐了,馋意上来,于是开吃。
我两边吃边侃,F说现在的女人要学着现实点。
我点头:爱情不是面包不能填饱肚子,表示幸福基于物质。
突然想起大学里和某男同学谈论精神和物质。某男一再认为精神比物质更重要,俺这个饱受金大现实派小说洗礼小人于是强调,物质更重要。毕竟人是在穿上衣服之后才意识到羞耻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要是没有物质这个基础,别说柏拉图了,就连牛顿也还在光屁屁跑路呢……
于是某男无语,良久憋出一句,说俺们女人现实,就知道物质。于是俺也无语,怎么一个小小的辩论就上升到性别层次了,还扯出女人这个群体!
谈到现实,F气愤道:别说我们女人现实,其实有些男人比女人还现实。
是F同事的经历。那女人家境不是很好,听别人介绍一男人,工作不错,谈了几年,终于到谈婚论嫁了,男方到女方家去见丈母娘,一见女方家境不好,第二天就不见了,连个原因都没有。
事后分析,最大的可能就是嫌女方家境不好。毕竟要是女方家境好,男人至少可以少奋斗十年。
这就是现实。俺愤懑,大骂那男人是贱人。额,引来邻桌一些疑惑的目光,于是俺低调、低调。
F同意我的措辞,笑着说起她的感情史。
女人这种生物,一生有八不完的卦。而这之中,感情这个话题,尤为热衷。没办法,大部分正常的女人都是非常感性的。青春期时没少看个小言情,哭个眼睛红红的。
只是时间久了,就明白了。现实不是言情,现实就是现实。不要说我现实,因为是现实逼得我不得不现实。谁年轻时没幻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爱的人骑着七彩云朵来迎娶自己。可现实就是大话西游里的紫霞,我猜得到开头,却怎么要猜不到结局……
F的感情并不是很顺利,至今单身。
感情这事儿,无谓就是——我爱的人他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他,对不起,没关系,谢谢,再见……
F说她不在乎别的,人品最重要。我赞同。
不过,作为外貌协会,长相我也很在意。诶,极端完美主义的人就这个毛病,但是,我更强调顺眼!
F白了我一眼:帅有毛用,又不能当饭吃。
俺弱弱地想:起码秀色可餐啊……
好吧,俺承认,俺有点小色。喜欢看美男。但俺觉得这没什么,就像男人喜欢看美女,女人难道就不能喜欢看美男?当然了,我更喜欢看美男和美男……这要低调点……= =
So,下午茶就在即伤感又很有喜感就像俺点的那杯柳橙果奶一样在种酸酸甜甜的氛围中结束。
在有意思休息了一下。想看会手机电视。
俺那台可怜的国产安卓还是挺有用的,可惜有意思的无线wifi信号不是很好……音频延迟到让人蛋疼的地步,So,看电视剧的想法未果。其实本人以前极端排斥国产手机,总觉的外来的就比本土生产的质量要好。但事实也是如此,在质量上,外来的就是比国产要好得多。
事实证明,有些东西只有自己用过了才知道其实也没的那么遭;有些人只有自己接触交往了才知道其实一点也不合适;还有些事也是有自己亲自经历过才知道其实并不是想像中的那般轻松。
人,不能总活在自己的认知里。
所以,我尝试了、用了,才知道国产的也并不比外来的差。
俺可怜的小国产,这些年鄙视你是我的错,来,俺给个机会让你也鄙视鄙视我。
俺玩着我的小国产,它偶尔黑屏以示鄙视……
F发着短信,俺好奇地观望。F看俺伸脖子那猥琐样,笑着回答,她朋友替她介绍男人。
F她快23了,是应该尽快找个男人。女人事业再成功,也没有家庭重要。
所以我仗义地说,我在学校帮你物色一个。
F笑道:好啊,不过要比我大。
俺理解F的想法,作为大叔控的俺也纯粹的喜欢老男人。男人40一枝花。这句话俺一直推崇为经典!
不过,在大学里圈子不是很大的俺,有点小头疼。大学就是小社会,讨厌那些虚假应酬的俺很可惜地,认识的学长不是很多。
F妥协:不能比我小。
OK。俺一拍胸脯,于是事就成了。
看来这次回校,俺要好好物色了……

天色渐晚,F问我想吃什么。我说不知道。于是她说她一次陪闺蜜发泄心情,偶然找到一家米线店,味道很正。
于是环境转变到米线店。
不是很大的地方,却很别致的有个小阁楼,是人工在这个小地方搭建的。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明明在一楼,却很精巧的隔成两层,而且相当的和谐。这种意外的和谐让我很欣喜。
于是上了阁楼。可惜没有窗户,否则该多么有情调啊。
F看我一脸欣喜,笑着说她也很喜欢这种设计。
我一直都希望能有这样的房间。所以我说我以后的家里应该也会设计成这样。
F笑了笑,问吃些什么。
又是菜单。又是选择。随处可见的选择。随处可见的人生。
随便点了看上去比较熟悉的三鲜味。
F点了麻辣的。
米线端上来,才发现两碗里的内容更本没有区别。唯一不同就是麻辣的加辣了,三鲜的没有。
F抱怨了一句。
我应了句后开吃。
米线么。没来由的想起一个冷笑话:人生就像过桥米线,为什么?因为过桥觅险呗。
吃米线的过程中,F突然问我一个问题——要是一个男人问你,你为什么这么现实,你怎么回答?
我一时回答不上来,因为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没人这样质问过我。
于是她继续说:就是假如一个男人问,你是喜欢我的人呢还是喜欢我的房子和钱呢?
我不太喜欢这种问题,因为要是一个男人这样质问我,我会由心底地鄙视他。于是我随便说道:那我会回答,喜欢你的人。因为房子和钱都是你的。而你是我的。
她继续追问:要是那个男人继续问你,要是我没房没钱,你还会喜欢我么。
我大笑,我想起那句老话——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没错,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如今没有房子,你连坟墓都进不去!
于是我对F说:我很鄙视那种男人。一个男人,没有本事养女人就别质问一个女人为什么这么现实。
F看着我笑了:我喜欢你这句话。
事实就是如此啊。越没本事的男人,就会越觉得女人现实。其实,很多时候,那些要求并不是特别过分。一个女人,为了你脱下衣服,为了你忍着12级剧痛生下孩子,更为了你放弃青春放弃父母和你持家过日子。男人有什么理由不给她更好的生活?
和F谈了很多琐事,有的没的。总之围绕感情的话题比较多,俺俩八卦数值暴增。吃完米线,天色渐黑,于是回家。
很不幸的还是坐公交。更不幸的,做的还是不顺路,绕路的公交。于是还是坐后排的俺终于晕乎了。F担心问道怎么了,俺坦然——晕车。
果然,俺应该选择步行回去的。
车路十八弯,公交里不停的传来:车辆转弯,请抓稳扶好。俺的肠胃啊……也跟着急转……
果然,我人生之路上的公交也是不顺路的么?
事事难尽如人意,坐公交也是。等公交时,一辆顺路的甚至一辆车都很难等到。不等公交时,又一辆接一辆的从你身边呼啸而过。幸好,我还能等到一辆。即使是绕道的,起码总是会到目的地的。而人这一生中,在这条名为人生的长路上,又有多少人能坐上一辆有着目的地的公交车呢?
40分钟后,公交车到达目的地……

评论
© EchoShmi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