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Shmily

辣子鸡堆放处!

2016-04-01

鬼怪书屋 第一章 衰神陆风

  大学第一学年期末考试结束,陆风的心情和外面狂风大作的天气一样。
  
  并不是一个努力上进的好学生,至少现在不是。曾经的他也是个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高考那年以相当优异的成绩考到了现在这所高校,S市的名门学府。
  
  可惜,陆风的运气向来不好,喜欢的临床医学专业被撞,只能屈于调剂,忍辱负重的学习了法医学。
  
  都说学法医的上辈子是折翼的天使。
  
  陆风觉得自己何止是上辈子折翼,简直特么是折翼之后降落不慎脸着地的天使。实践课对着福尔马林浸泡过的惨白尸体,陆风想想都觉得辛酸。
  
  而且也不知为何,他自从来到这个学校、学习这个专业之后,他总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些不对劲,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反正就是各种倒霉透顶,这不,刚一出门,陆风就被一盆凉水浇的透心凉心飞扬……
  
  “啊!!太抱歉了,没看到有你啊,刚刚。明明有再三确定没有人才倒……”拿着盆的同学在阳台上相当歉意的盯着楼下刚出楼道的陆风。那小心谨慎的眼神,简直就是生怕陆风一个兔急跳墙直接跳到阳台上掐死自己的节奏。在陆风抬起那张生无可恋的脸后,楼上的同学手一抖,小心的声音随着盆落地的声音一起响起:“放、放心心……不是洗脚……水”才怪。
  
  看着脚边一只湿湿的袜子,陆风面无表情的离开。
  
  “糟了,刚刚不小心连袜子一起……”阳台上另一个眼尖的同学发现了楼下湿淋淋的袜子。
  
  “小、小声一点啦……又是陆风小可怜啦……”
  
  身后的声音渐渐消失,就如同陆风背影……
  
  嗷,多么痛的领悟~
  
  回到寝室之后,一边洗澡一边狼嚎着歌,在被室友吐槽了三次之后,陆风愤愤地走出卫生间。
  
  “你说,为什么,为什么刚到这学校一年的我,就没有不倒霉过,尤其是上实践课,各种倒霉,邪门了似的。刚刚也是,草,被淋了一身洗脚水!”相当不满的拉开座椅,陆风愤懑地一屁股坐下后还不忘抬起自己修长的双脚,相当自觉地架在了自己的书桌上。从言行举止上,充分宣誓了他对现在生活的种种不满。
  
  “噗哈哈哈,没办法,你小子真是衰到极点。就没见过你这种倒霉的,简直就是衰神附体。”上铺的小张趴在床沿上贼笑地吐槽继续补着刀:“就没见过第一次出门被女生误会是咸猪手,下了车之后呢,手机就被扒手扒了,顺带上个公共厕所,不小心钱包还掉进了厕所……而且还是三……”
  
  陆风一记眼刀甩给小张,生生让小张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想想还真是,整个寝室整个班甚至整个院系、学校就没见过你这么倒霉的,知道么,别的院系好多姑娘都想见见你,倒不是因为你这小白脸一样的外表……”
  
  “谁小白脸,你才是!我这是帅气好么,有没有眼光!”一枕头甩在寝室长的脸上。
  
  “是事实好么,好歹你是我们院系的名人,法医学的小白脸学草兼衰神哈哈哈哈”寝室长捡起地上的白色枕头,一个顺手,又回丢给了陆风。
  
  “说风凉话的,都不是兄弟,友尽!哼!”接住枕头后,陆风收回了两只大长腿,他略为憋屈地转身面对着自己的床铺,双手还不停地蹂躏自己的枕头,以发泄自己现在超级不满的心情。
  
  “我说……”向来不怎么爱说话的老四发话了,“是不是摊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啊……”
  
  老四的话刚一说出口,原本缩回被子里的小张又一脸来劲的探出头来,一脸兴趣的样子别提有多贱了。
  
  “绝对是这样,你们一定不知道,我们学校里可是有很多的诡异的事情的,记得么,好多年前的那起自杀案啊,什么地下室的哭声啊,什么……”
  
  “好啦好啦,都什么鬼,我才不信。”陆风一个机灵打断了小张的话,顺便白了他一眼。
  
  “哈哈,你一定是怕……”一个扭曲的、可怜的、白色的枕头和小张奸笑中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
  
  略微嫌弃的捡起自己的枕头,陆风娴熟地剥掉了它的外衣,之后顺手将枕头套丢进了装满换洗衣物的盆里。动作之流畅,手法之精准,让上铺刚刚经过枕头袭击的小张都没来由地惊呼:“好球,三分。”
  
  “有的哦……”老四小声的声音打断了陆风的思绪。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知道S市有个很有名很灵的庙宇,可以去求求转运之类的。”老四抚了抚鼻梁上的眼镜,一边低头看着手中的书一边淡定的继续说着:“我周围的朋友都觉得LYS很灵的。”
  
  陆风撇了撇嘴,看了一眼上铺对他不停使眼色的小张、以及满脸震惊望着老四的寝室长后,叹了口气。
  
  寝室老四一直是他们寝室寡言少语的究极体现,在这个99%都是因为调剂而进入这个专业的人中间,老四是唯一一个志愿填的就是法医学的壮士!那坚强到让人肃然起敬的1%!整个寝室,包括整个法医学1班,就没有一个人是不敬重他的,敬他是条真汉子。
  
  刚开学那会,寝室座谈会还未结束,寝室的其他三人就达成了一致共识。寝室最小的老四,简称白小四。是个汉子,是真的勇士……没想到,这样的他还对鬼神志怪这么感兴趣甚至还那么相信……
  
  不过陆风想了想,最近的一些事情确实是太奇怪了,自从开始实践课之后,他的生活就开始一团糟,简直衰到极点,就差出门没被车撞了……
  
  秉着对老四的敬重,陆风下定了决心,还是去一趟LYS的好。
  
  于是,阳光明媚的周末下午,陆风和小张还有白小四三个人一起决定去转运一次。寝室长因为是学生会干事的缘故,基本上周末都忙于学生会活动,虽然已经是期末了,但学生就是屁事儿多。而白小四和小张会来纯粹是因为:白小四认得路,陆风那么衰,就算记得路都会莫明其妙的迷路;而小张……则是因为剑三服务器维护无聊的紧。
  
  “哼,怎么不去玩你的整天是‘请正对目标’,‘嘤嘤嘤’,‘狮虎虎’,‘818’的游戏去,跟着来瞎凑什么热闹。”陆风白了笑了一脸谄媚的小张一眼。
  
  “姑奶奶,这不服务器维护实在是无聊,想想正好可以和你一起出门,顺便保护一下我们的学草不是~”小张眨了一眨左眼,算是对陆风抛了个媚眼。
  
  只可惜换来的是陆风一个大写的无视。
  
  小张全名张晓,因为个性有点小无赖,为此居然迷倒了不少外系的女生,加上本身条件相当不错,开学就是开着保时捷911来的,顺带特么声音磁性,外貌俊朗,笑容阳光,所以一直都是他们寝室甚至法医系的第二风云人物。还有一点,他特别爱招惹陆风,不知为什么竟然还吸引了一大群奇怪的女生群体,而校园的论坛贴吧里经常还会有一些讨论陆风和张晓的帖子。对此陆风是完全不知道的,但是作为当事人之一的张晓却是看的津津有味甚至还时常笑的前俯后仰的,惹得陆风好奇不已。
  
  而第一风云人物,呵呵,自然是衰神附体的小可怜陆风咯。他曾因在厕所掉了3次钱包,6次iPhone被张晓曝光到校园论坛激起N多外系女生的同情而爆红。人送外号‘厕所衰神’。当然啦,为此,张晓也受了不少苦——没少受陆风的言语上以及眼神上的侮辱:比如经常性的骂其智障白痴撒比,或者白眼相向无视鬼脸什么的。只是张晓脸皮太厚了,每次都是一脸的享受,看的一些女生更加激动了。
  
  冷哼一声后,陆风翻了个白眼。“老四,是坐2号线对吧,XX站下?”
  
  白小四点了点头,继续看着手里的书。
  
  张晓无聊的跑到白小四身旁,弯腰探头想看看他看的是什么书。
  
  茅山道士四个大字映入眼帘,张晓不禁再次对白小四肃然起敬。他挪到陆风身边,轻轻撞了一下陆风:“诶,小风风,你造不,茅山道士!”
  
  瞄了一眼不停朝白小四使眼色的张晓,陆风白了他一眼:“小风风个头!快到站了白痴。”
  
  一路上要不停忍受张晓的各种骚扰不说,还得谨慎自己的言行,不然一个不小心就会很倒霉的被误解,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陆风这一年来出门就一直遭受各种误解。为此陆风真心觉得太累了,去迷信一下神明做个寄托也未必不是个好方法,说不定就时来运转了呢?
  
  刚下地铁,因为不忍张晓的骚扰,陆风走的很快,不一会儿就甩开了张晓和白小四。刚走出站口,突然一辆电瓶车横冲直撞的朝陆风冲了过来。陆风完全没反应过来,就在电瓶车快撞上陆风的前一秒,身后的一只大手拽住了陆风,猛地一拉后,将他稳稳地搂进了怀里。
  
  “没事吧。”低沉且充满磁性的男性声音从耳边悠然地传来,顺便传来的还有让人心神安定的淡淡的檀木香味。对方的怀抱很温暖,微微环着陆风腰身的手强壮而有力。因为刚刚的惊魂未定,陆风呆愣了一段时间,待平复好心情,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推开腰身上的手臂,站稳后一个转头,却发现身后除了不远处的小张和白小四之外,就是熙熙攘攘的路人,仿佛刚刚的那个磁性的声音以及温暖的怀抱都是错觉。
  
  “你们刚刚有看到我身后的男人么?”陆风问渐渐走近的张晓和白小四。
  
  “怎么?刚刚有咸猪手?我怎么没看到,在哪呢?”张晓一脸不可置信,他调笑的贴近陆风:“怎么,这次是换做你被摸了?怎么没看到那个男人呢,他哪只手摸得你,哼!要是被我见到了,一定得打死,往死里打,打死了算你的。”
  
  “死开!”陆风将张晓一把推开,他现在非常后悔,为什么要问这个人,以及为什么要同意张晓一同前来。
  
  不远处的人群中,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帅气男人,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陆风他们。那双黑色的帅气双眸修长而锐利,就像黑夜里的弯刀,冷静且带着丝丝寒意。只是当视线转向陆风的时候,似乎带上了点温度。
  
  盯着自己的双手看了一会,男人的嘴角像是浮起了一丝丝的弧度:“我居然会顺手救了,真是难得。”
  
  再次看了一眼陆风之后,男人便移开了视线,带着冷酷且冰冷的神色隐入了人群之中。
  
  陆风是么,会再见的。
  只是男人并不知道,他们的再次重逢,命运的纽带、会将陆风这个名字甚至这个人,深深地刻进他的心里、还有他的灵魂里……

评论
热度(2)
© EchoShmily | Powered by LOFTER